首页 >> 政治学 >> 对话大师
金太军:治学尤需多思与反思
2018年09月12日 09:33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金太军

  走近长江学者

  “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实施以来,已成为在国内外有重要影响的高层次人才计划,产生了一系列重要的科研成果,吸引和培养造就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的学科领军人才。本期开始,前沿版推出《走近长江学者》专栏,分享他们的治学态度,推介他们的研究成果。

  记者:作为我国政治学和行政学界较早成名的中青年学者,想请您谈谈您的治学背景和治学态度。

  金太军:1980年,那年我高考。当时我最想报考的专业其实是中文或历史,然而最终去了厦门大学的哲学系。我在一种非常矛盾的情绪中度过了半年——背离理想专业的踌躇,夹杂着必须认真对待当下的生活信条。而这样的半年,让我渐渐明白一个道理,认真为之付出的事物,都会与之感情相戚。正如我之后喜欢上哲学专业一样。我尤其欣赏笛卡尔的哲学,欣赏他的“我思故我在”和“普遍怀疑”的精神信条。现在回想起来,四年的哲学专业训练对我的理论思维,特别是抽象思维能力乃至后来的治学方法与态度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983年,已有一定哲学素养的我不经意间阅读到亚里士多德的名著《政治学》,大感其趣,便萌发了攻读政治学专业研究生的打算。师从本系邹永贤教授读研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他对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以及中西方国家学说有极深的造诣和独到的见解;二是他治学非常严谨,要求研究生认真读书,不急于在读研期间发表文章。他一直教诲我们,“治学切忌急功近利,否则难成大器”。这种治学态度后来我又从张永桃、童星等老师身上深刻地感受到。正是这三位导师的持续影响,我才能30年如一日,耐得住寂寞,恪守“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恒心。

  在治学方法上,我认为最重要的莫过于多思和反思。在脚踏实地、潜心求学的基础之上,逐渐养成发散性甚至逆向性思维的习惯,对老师、名人和前贤的看法,对那些似乎无可置疑的“定论”也要“大胆存疑”,要有标新立异的勇气,久而久之就可能铸成独立思考的能力。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南京审计大学国家治理与国家审计研究院

职务:院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360截图2018091209353521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