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文章推荐
文化与制度的统一成就理想善治
2017年01月11日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生 字号

内容摘要:每个文明都具有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和制度体系,内在的文化价值支撑制度体系,为制度体系的完善提供指引。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当今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和文化的寻根成为两大发展趋势。一方面,各个文明在发展的过程中,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融入到日益全球化的市场经济体系之中;另一方面,各个文明都在自身的历史文化中寻求发展的动力。中华文明历经数千年,生生不息一脉相承,虽历经劫难却能保持自我的独特个性,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

  每个文明都具有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内核)和制度体系(外壳),内在的文化价值支撑制度体系,为制度体系的完善提供指引;制度体系维系文化价值,努力践行文化价值的理想。中华文明的核心文化价值理念可以概括为“仁义”,如《易·说卦传》中所言:“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仁义”,来自于对天地自然规律、人与自然关系的认知,也是中华先民千百年社会实践、国家治理经验的总结。“仁义”的文化价值理想又展现为三个密切相关的文化价值理念及相应的制度体系安排。

  人本理念与共构的组织体系

  自西周时期,中华文明就开始脱离了神灵的严格束缚。人作为天地万物之灵长,在很大程度上确立了在天地自然与社会文化中的主体地位。但为了避免个人的恣意妄为,周公创立了以德为核心的文化体系,并制礼作乐、修订刑书,开始从文化和制度方面,引导和约束人走向文明。春秋战国时期,一批伟大的思想家和改革者进一步完善了“文化与制度”架构中的“仁义”。孔子说:“仁者,人也。”他以仁来界定人,仁首先是指人的本性,具有理性和德行,区别于禽兽。人当为仁者,才不失本性,不枉此生。

  从个体来讲,人应当是身与心的统一:身是形体的存在,心是内在品性,身所处的环境与其内在品性是密不可分的。中国古代文明发源于大河流域,以农业为主要产业,为抵御各种自然灾害和社会动荡,以家庭群体劳作为组织,以家族作为更大的生活与自治组织。这样的自然、社会环境,使得个体的人不得不生活在多重组织之内,但各种组织的设置不仅仅是为了群体组织利益,同时也是为了个体的生存与发展。如孟子在《离娄》篇所说:“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无论是小家庭,还是大家族,以及建构在此之上的国,是以个体为基础,个体的消灭、个体的背叛、个体活力的丧失,家与国抑或其他组织都会丧失存在的意义。因而,人需要家、国、天下的有序组织,而这些组织莫不以个体的人作为根本。在多重共构的组织体系中,人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生存在家庭关系、国家政治关系中的人,孔子所谓的“仁”,即是个体的群体属性“仁者,爱人”,人需要与群体中其他成员仁爱相处;和不同群体、不同关系的人保持不同的亲爱尺度,是为“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