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党史党建
吴波 朱霁:论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
2019年09月17日 09:56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吴波 朱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党的政治领导力是理解改革开放40多年巨大成就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特殊优势的重要维度。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与中国共产党领导联系在一起,更多地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之于社会主义前途命运的政治责任和历史担当。新时代党的政治领导力建设,需要秉持强烈的问题意识,从历史使命和全球性问题、改革风险和阶级基础、党的权威和信任等方面,深入把握国际国内和党的自身状况提出的一系列现实挑战。自我革命的深化和改革方向的正确把握,是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的两个关键环节。

  [关键词]政治领导力;中国道路;自我革命;改革方向

  [中图分类号] D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6470(2019)04-0010-08

  [作者简介]吴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研究员;朱霁,湖南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强大的政治领导力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特殊优势。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不断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的实践要求。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基本理论和方法,深入阐释党的政治领导力概念的科学内涵、全面分析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的现实挑战,正确把握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的实践指向,是贯彻和落实这一实践要求的基础性工作,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一、党的政治领导力的若干辨析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从恢复和发展个体私营经济到逐步强化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领域的一系列调整,无不是在党的领导下有序展开并深入推进的。改革逐步深化的过程,也是党审视经济基础变化之于上层建筑提出的要求,逐步调整领导体制和领导方式,推进党和政府职能转变的过程。巨大的中国成就,折射出政治对经济强大的能动作用和导向功能。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改革,现代化科学技术,加上我们讲政治,威力就大多了。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外国人就是不理解后面这一条”{1}。强大的政治领导力作为中国道路的一大特点和优势,成为梳理和总结改革开放历史经验不可或缺的重要维度。

  理论界对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个重要范畴的研究,已经有了初步的积累。关于党的政治领导力的意义,有学者认为:“政治领导力是国家实力的关键,决定大国实力对比转变及国际规范变化。中国过去四十年取得非凡成就,逐渐缩小与美国综合国力的差距,靠的是中国领导人的领导能力。”{2}关于党的政治领导力的内涵,有学者认为:“政治领导力是政党领导力的重要要素,是由政党的性质、宗旨、目标和行为等因素构成的,体现为政党的胜任力、执行力和影响力,显示着政党建设和政治能力运作的实际状态和效果。”{3}有学者认为,集中统一、问题导向、法治主义、整体应对、高效协同以及合作思维等六个方面,是新时代党的政治领导力的特点。{4}诸多学科普遍呈现出的肯定性态度,同时也提出了强化问题导向展开深入研究的必要性,政治领导力的阐释依然是一个重要的现实课题。

  相关概念的辨析有助于更加准确把握党的政治领导力的特殊规定,首先需要厘清的是以下三组概念:第一,党的领导权与党的领导力。领导权指的是领导资格,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领导力指的是领导能力,与执政能力相一致,只不过前者是政治范畴,后者是法律范畴。就两者关系而言,领导权是领导力外化得以实现的前提,党的执政地位和领导地位不是自然而然就能长期保持下去的,领导力始终是领导权的内在环节,领导力的提升始终是维护和巩固领导权的一个重要问题。第二,党的领导力与党的政治领导力。党的十六大报告规定了党的领导的基本内容:“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领导,通过制定大政方针,提出立法建议,推荐重要干部,进行思想宣传,发挥党组织和党员的作用,坚持依法执政,实施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5}根据这一规定,党的领导力包括辩证统一的政治领导力、思想领导力、组织领导力三个方面。由政党的政治属性决定,政治领导力在党的领导力中居于首要和核心的地位。第三,广义政治领导力与狭义政治领导力。政治领导力可以分别作广义和狭义的理解。广义上,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和社会感召力都可以纳入政治领导力的分析框架;狭义上,政治领导力主要体现为解决方向问题的能力,正如习近平指出的,就是“把握方向、把握大势、把握全局的能力,辨别政治是非、保持政治定力、驾驭政治局面、防范政治风险的能力,善于从政治上分析问题、解决问题”{6}。

  政治概念的历史唯物主义解读,是深入阐释习近平关于政治领导力论述的关键。在历史唯物主义看来,政治是一种社会关系,即“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人们围绕着特定利益,借助于社会公共权力来规定和实现特定权利的一种社会关系”{7}。在此基础上,历史唯物主义还赋予政治以历史范畴的规定。恩格斯在《论权威》中指出:“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认为,政治国家以及政治权威将由于未来的社会革命而消失,这就是说,公共职能将失去其政治性质,而变为维护真正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8} 这意味着,政治具有与阶级及国家相一致的特性。亨廷顿认为:“马克思主义者关于人类社会演变的理想,就是在历史进程的终点,重新创造一个尽善尽美的共同体,其时政治就将成为多余之物。”{9} 这也就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政党视域中的政治以无产阶级的阶级性为基础并与共产主义的理想性相联系,是事实性与价值性的辩证统一。关于政治与理想性的内在一致性,习近平作了充分的阐明:“讲政治,是我们党补钙壮骨、强身健体的根本保证,是我们党培养自我革命勇气、增强自我净化能力、提高排毒杀菌政治免疫力的根本途径。”{10} 正是上述两个方面的统一,给予了政治以积极意义的确认,构筑了党的政治领导力的根本基础。有学者认为,政治与统治有区别,最关键在于政治蕴含政治理想和使命。“政治变成统治的政治意义就在于回避了政治的原则性问题,特别是政治合法性、政治责任以及政治理想等等问题”,在他看来,“放弃了政治思想和政治理想,不考虑政治合法性、社会合作以及万民公利等问题,而只考虑统治的‘千秋万代’问题,政治就变成统治” 。{11}这一比较,对于理解马克思主义政党关于政治的理想性规定,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从实践角度把握党的政治领导力,首先需要正确认识党的政治领导力道与术之间的关系。所谓道,即价值、理论和路线等方向性的内容,是决定政党领导力的根本,是党的政治领导力最深刻的来源和最核心的体现。习近平指出:“政治方向是党生存发展第一位的问题,事关党的前途命运和事业兴衰成败。我们所要坚守的政治方向,就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就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12}与道相比,领导能力的效率和水平等技术性问题不能不居于次要的位置。就党的政治领导力内在建设与外在建设之间关系而言,内在建设也必然处于首要的位置。“领导力不是单向的,是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相互作用产生的合力,是党与人民群众呼应传递、双向激励的政治过程。”{13}评价的实践,不但要考察党的政治领导力的提升状况,更应倾听群众的声音,并以后者作为评价的根本尺度。

作者简介

姓名:吴波 朱霁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