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IFHHC     C   X T !1A"Qa2q#B $3Rb%r4SCcs5Tdu6!1"AQ2Ba#q3RC$4Sbr ?kX*;i#ӪFI==*n ǤaUM.rЗ,.}fȨemAO-ᤶU]5Ö*4˜-I'@W;tX!TQۀ}ēQ.s! R9Z[R621u-!e4okD? 5Skujv $qoLC\Ucl>TY%B$텈 Z9>eS(%J(U^[6ėu$ @뇄H;vC?UHL ,Y- ZzJ|L۰*\@x?1\N芑AvŸLfzE. i=mHeyLp#MPҵ*Q" P>շ1@yu#`?)3˂nq˷Eml4 +isB:PBV1ȕRe^JJM4b*7^SU˜oșBRl^WO;X5k3у.-)rJ/d&$zŜ jQ)\߰634 (~ p%;9R0pShzZp+ 0P[3Gs026 |e `0f3f3O\s@X&р р ttaF8\mB-|f`4P/3Fp'Ff4r%@JgHrA|CPʉ–R*rlBMvtD%QԤrABPn~jה*q 4dh-pjR<E0IXqtOjIj\xiLU0-ěu'[0th]3L$?GNt7튢 3_lǻH,i[oo\L)l]s1* H23HKLY }qDbXʕ e!/K>T}mb r-:֔S{zTZ&->ڤ)ja C #l%6hעNmR?UM0m`#]cu 3-sRE}ᢚP5 ;1l!io}D P_mm$Y7v'fu\1JGf )/IgP(G_5iqK*fcGz5qi"9n.;؋]v|cpF=QC 3Y4,[Z3Y# 0NY WA $o,E6bͰafb@#0XY-, @h`f0Z-|th [-0Z\YAo8^w)>kw 7G  + t6ʟ )Q:P>`N dD#íءw*j(GzIsს)AN)W lD>Nf盜\;(;.Y?]qk=L*]iʰж$d{/HzBʛ[쒖Wu\oM õLPIa 啅/qBV$ UWq>lBuKF<' H?̏XuШl/f Qsc+hT>*2#-A\bjhQ6>]Dw*)9 ,Y`'{qě4▪4I[:SBINmqBN&VDt閻 Yi@p%b3WcZB*Ȱ;nv /eFd7jrF_aokeHQ+22čQV:ԗ[HVO}'E칕_S-a(R:n[|[ޱ+ q'><;@ȴ6P33{=E&&5) qZNkQ(rQ>Jud%)mo(8!mȪ eE ИBT*|2N2pyI'bQی")@7>e%Ŗmҵ6^N}gf?/!Qp4』.ٟO9Z͎UʒPYLKn{ⷩ{?f1VTXPN4-YS+d8~: `O XmoS|iǩOW"UJ:I"{cRKKҡZ3-(F` 3QF`00 F` 4wV!-&Q@xWL1&-br"b3(F`f3 `0 ;`D[`7<ڔ(N&nt[r*s".bTVG;̍0jZޠ@W@9#&Ӥ*S2[BX7{b5lFB\U`)ɌAl"ȕȳQ2\nd ☶͝:\\4 7õL6 "B ۨd҅m1#,#.y"rS.{j(Zn7Iccd;r s*$\! m{d8T!̟)e=1a:a_1_!Wo.RaPvLfu$%[q[xLCr9bD)/N<H ${i)+ qAZmЬ  8RUٲN}zb-)pXEeW醪DBhJ.J_rTKXOBJwQɮ-C-Vz*ݨ)q$ aRmC3ѩ"1Iֻl;?[cV4V&:a֤168o/JH>gcV+.Fuiq ,Q ];*ok$ˑd)|t`=C(4GDّhuSVd{9eK!cݵ$M6*m5'G6!X_EFtԴҮ뚵vӯA|f=h SPH Zw߿qnH^BD֙h%q:+PFc>َM!J\hejQPÐ,G`ĨHX)):(V֨M:sQ{#`(7[t0`]76_"e꒩L#Bέwµ6NB In*I@>X*@2>L[+PwŎ(*1ZJXԡ_ck#۾!$3!( R6Y퉔LK/U(m:yd7PvƜ9e-\*T%z֝Bm&JP&amF/\Mdph ؅$CQu鷾і-{{ܑpqY7"lNah(h:_] Dрl+vn_ s{l2ta7Z"4 4s f$3&f(ݎXf0(6Q 4M0G!S5(;3:.t6|szyI 1N`\=MVeuR4%$w*ɵ ˒ڐXo}$~6\'Hk|ii.CsK֗R(>[Xˆ>S>LJHSˌKj)*>[;C$)jpҧLzF0BtZ޽zb;sp*gI ԍ)yl> FN *Q䶖@J:vK9z!'Ke| mm˹%RZf&MjDDP[8\.`㛒-!nFVg5r@P@ w#W{3n<B 8d :arJ"Ti9rL--nQ*Eҵ\^ns٦Z5si.4:Y7nTI{bƀlFJjXzg.RF-$ L.9UԨɗ'S*QP=,*\I(Pi@F'HO{Ɗi,#*ftvJn Ozl{U#:I<:(=HoA㇘Lʜ"4{bq$y"Җ&RaԢ@"2CvIS[,Zk>nLu6(aJSZ%µY.h7 mn;۰ !|>q ӭZ!]:@7b@R~8FیRظZMY}j tݱq߷0 mE2^[n4Sa :Cϴ%† kߢPp6$0ZeiR"6MIPV| ?RqN%(/6IqIZHPؑ̓ę5n @S؎KyZԭ€~HP!O;!2$̶ԗX. 7\L_ TXfϬ$3;|cXpIh\rIj"Zz:mZ.LGWSETSȉN'iIRPVx V|J}M.2Ž=) *=ok#h6M14Nunp 5 `0f3 \x`/ljqlh 3v7)3]YqPCZȷ:\[v<|SF}/IJ,بiH "\,@JbMUQƤ%$PyPrъfTYڐX=po߾1O C&;knB*C1.ڕ*) #f9)v-2&S EcbG78hr@]NSmP-ԤmKt'O+R`#N)f!_ I\ d S1Ub{q SO6c[%*؛:'#0d!XBPөڻF:5QMuW2 hMBږ⌕D~}Uk؏np"M9+&,%u'ZҒxXI[퀛7JhĢx{ZS).xuGuŪb1IU},|,|݇U81XP2u8{*ۃ퉶+fj mZ`So؍&*I3'/ėUEJ G@Gdj"AfXeeԥ(H6u O5c:~?!9.6*ۛŊr|l.)oYu+b;kb^I!vFu8O)i IN#i݃L}[s՘uE@6HSG,X`gNYTwk#Zp@'N6cvkXq} znA|gF8dq!z{jU 4ʖ2Ӫڀƥ2v63ON )'tŊI!ƍ\*D\a!7a۽ 3&_dYaf`0Y+0Y4f0PQ[ 3XQa|f 01${'ՈhoŽpXQ,(oED,A+0GҨi2f<~Y`(';G-4jG_-.J_&F733<<d7Slzn3sj I4Ǘ.#ip-)AWSi'V`$3 @iyd.=Rl=AWP0elH N+ K$e2Ѩ{ecN\LBjentB[ReNdA#h- AnI%K VohYFDu+wLtmaN v[Pjpؘ^N))76_ *HHvLQ"-5cn#2@ppy)^wȘ䝵b}{b gs"e5($) M.~+8̭@Q%zf!$iI*=cn((rW)kYKQe%*PJܧ}TʰP@tr =j񔸩SkE_){2 W8[z L(HMC1VY(U:zAJbMr7u = bnA);}}7%PUɒ%^Ky@67v H!֊5(Z|+t+8V%!E|IR7`12EoFl] X|ČJBSD@ >G:qCB9zeQ2M/WsQjt(1U<>bLw ؁c \x1ca\dMпGHo)k ,:Qk_RŌ=S*2ZhIB;Ox.%Pj+0_JRe, AqG k&zI4T7q`oq;G w0|8Ia0C%F0x0npF.Q'*C.TVvQ7;V Wxf; ꒺*v-'g`;]td"/Zj3Yua8rU0)5:cMDi%6 Al4#2YbjB:R>)۔7Z\)4ԵPu?)%vˎ>@E {` vFtΘ5rCQΧ[O Z<|t6qlꄨn3"RI:(XD'^gR",Ju]n,4C_lnVƤp-TPAU8kވ eIy4FZ׷:[NJܔ&ICqC.MD' n:1pK$%>4eߎf=LxqwJgc~II5RhTl -'-BTӘ1PSeb^,>7UF(gBe 2C%"o~-.ȏ[mN[uc&T=;$D( q&Sֱe_?t[#s)7^)gK R6Bn> Dy>I h$OP?#9DHn#THNE <%N)h1T`LQDż@*REo\3VKhե0ASI[(m)&vIȪ\\j\VO+RPc勾xC󜖘JpLt`lwle4l:I!$%Ƌ{n)QQ%r~ Em-I?8 BN *dȐ #U؂ӥ N\S6Rť sm5891jyyj:?5NIq^m:_k鋔P Uڴ>9) 2"ҊTM\w$}ò5)!.\)E*۸ۮ؀&cU%9]M`-{mfBu 4[\U}Wpbh,EIGʈ)(dIrl$,tWkK -ml z-><:`s^JV(OEJ&罆*~d!6Ë}I- #Ppmg9S&X (dBKGhȹOHV5|7]":\KP5r/s}1O*L}v>]mTĢ$ ~ZvbtuM28E% =ؿ?4V9qL*Zem=] ccJo"QáOyTKJT Xi5 C҂TnǽaeRԅ!>حR☛[Z2`.{;nH3 aKk1d [tzر?R8W&\W m.4(m{| SN LY-Rtq/ly2 ZT|ۿ5JLY}ˊ#] 4u)[DL/U#2#1S撇Z1I{ac}?uO ?-θt-o>1A{صkk=&\u .).4@>u}2wy(y!]1u8(7@3P3SPئֽF,yc>GUJy `#IkuEߕ8E6"Ae疰 OQرfLW ӸDf)MI@}9mocVX܊J'g07/c#k_ʬdLeciPl2`mve[M_b|SrQ fjdgRӳm!Vb+clyEnLijWlW#H@bhcBN'Uﵱ+<LWK)[6aetXvKu2jrDZiR֥l:Esdz Qs>#qjuChl+uN3.Z}q*I@ƌkT<%ARlM-i8 D͔b*#ԸD1Np71JV5++1ϕ#iD P) ^]3BPJBC?1!v4mq' &:\)S|AKzQnj=~%t(YOLwc=q.j ]G.VYO}.>!& E=oQ@sP\^kj2y [yHNHjCR-ionkpʢ$3cScMeCAGp#|_jLLZ~ XRQoLY(,PרfBg p!ZܫmlcrA̱FT)9|Fk+{%]ź;P1Jo2P;#un]JprͱOA#ޕ-.%| I $ZX*KVI4nVMP:nB-t?lNz$56zUT(H zI;؞0v<~CT%BO:[zCa77 jK*#PQ|S'H1nL|q͹kN1E+0cS Ԓ N<۰:]4թ.B'dwæqҳŷ [erKIK{i1x:SrY(h#X#Āf-N8ZԄj#Qpb;bzFb2 - lP@I@ \I69]K,<'f> s8SbQ~'􊦆&Bi8`XCt2a1jq KLwh$n.IH.uR s oKo|W5Bj-*o9GL5qKm5I Zݺ`ogU|=N%B%TRSSuu؃aUQreOR!MgZI=z⍚<ӥ7܏{_d:tYgse[ؾ3ƾ(SK!\iVHI*nE/`񸢕!O6RbF/'EDJs) ) HR'[bSKz4+^>[ͮlHSޱRW?tş4AGiSce4u.4Q wqN'@wj{Rԅp[pJ,ÓD-–dLi,kJ \4Oʕ+GJ^/Х)q-ۤz <056|R_|Zl.%]S.2O z⸆ D%eJrl`v uLmħOQn,B6Ʃ +$R)G9JZw"ְKjk6"GզeiQ[-\l7ZӦ1J7+'m93d`C))UǸ6 <&Q*9*4aRS .nE\n9)~S>_tmNbFa›T?ܑq\ 7(m,~ضw)C2Ml Tsӧrz*6ڤ=!}HlNQG,$㤂4 $3#J; ĎaRD7DhoJPq}$t1RZ~U),-xz3l /(]cv`P_˟PnܐM X޸2wAa(%ѡ4p0YjaMZot5\4>QFFKRO% Z1ZVM=}5zKHh+}畮tCs)cFԕ6U9y/)z*St)Z{br] VD7vt H(?Y[CO0,yl:t/hܮCkZԣŒKPzH[D?]q)dl_=*8]@}-?]}o`ZO2%{ &sPZ Mt w(PʏJӫU$0hihH{hĆ0n:h&%Zy B6,[zjؕC[|*@FEÖCpmPͨf!s##E*Ue\a% \ǐ"l(J,SEn@> cT: gEP, O-E Ws m 9.-jyHel@piTw)o5)qGb,D XjKr I&b!¢*_v VQ ;o"T.c*vDe 3cc86MY.#@L(4x `=Mc 2 4:. #(=!$)\A|jMÂ.9`2bt YA)S'9SLvVT;>m{.WlaU'0dGR*iA miW,vy袦T L%M* o).JfDl$aj%`JR5eҔ$ vś]"]CFn*LR]}i@ R8vv[7U*}ŜBNURC-:#2-各@8 U'BTMBj JԨJTeyiR/*nE7c6j!QVJ[t\Y.:{[?&tP{+tQ ,z/7Hj{3eZfca`UL{",̧F HI حs֣N.59OQi$TemIH@cd4߇iuX2Dp,ۂӗ,d~r>?\ykI[JҾְk`x;Щ+ϑZGpi[j 7VNBkܘh-m&Jѿ‚Jo{np"F7ĘS* +6H]D۾ش*ҥM1MuhVp b [t"h kRH:B; > NW!m'=dZ#q J)lEEH'?KmlM =UaԔhW-.%$,XvN %ȴ'zd;O $ 6nM,H(>jVq$8fؐ;_"Q+.ǜi_*Iln6~KSaO-N<7-[2z=FSt닱gsG2ZX~Đq-…MY.H\҆,pϲ#'7[)wI / ;z Vm0uP@c!byCzt;7x˕pթ@1[a .L`=! ekK7L`QY6+rBYUA<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倪国良 张伟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
2018年08月08日 10:26 来源:《理论与改革》 作者:倪国良 张伟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倪国良(1962-),男(汉),江苏无锡人,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现当代中国政治与中共党史;张伟军(1987-),男(汉),甘肃通渭人,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近现代中国政治思想。

  【摘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的发展是在实践的基础上沿着特定的理论逻辑展开与前进的,体现出高度的理论逻辑性。政治理性化、制度化与法治化是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政治法治逻辑的主题。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规律、遵循循序渐进的政治发展思路、不断总结建构指导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体系,是中国政治发展理论逻辑的基本特征。未来中国政治的发展,将在既有理论逻辑的指导之下,继续创新前行,最终将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

  【关键词】 政治发展;理论逻辑;理论特征

  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历程,是涵盖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全方位整体性变革,经济、文化、社会领域的巨大成就与变革是显而易见的,政治领域的发展则是隐性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发展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制度与秩序支撑,为人们的精神自由和政治自由提供了制度空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的发展,是中国发展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基础性意义。探析和总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发展的内在理论逻辑,对于理解中国的发展具有关键性的作用,也对于未来中国政治改革进步具有重要的启示。本文试图通过阐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探究指导和规范中国政治发展的内在理论逻辑的主题和结构,从中观角度初步阐明中国政治发展的主题与规律,并在这种历史的理论逻辑中关照未来中国政治的发展方向。

  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的发展,从表面上观察,是经验主义与实用主义结合的结果。作为当代中国政治改革的开启者,邓小平的政治思想就具有经验和实用的强烈意味。所谓“摸着石头过河”并不仅仅是经济领域改革而言,对政治领域的改革也具有同样的指导价值。如果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治发展的理解仅限于此,那就不能深刻理解中国政治发展的核心与关键,至少对中国政治的理解是片面和不完整的。事实上,中国过去四十年的政治发展,在实践探索的背后,有一以贯之的理论逻辑在起着规范和指导作用,中国政治的发展是在严格的理论逻辑的规范和约束下实施和进行的。也就是说,中国政治的发展具有严格的理论逻辑性。这种理论逻辑性隐含在中国政治的发展全过程之中,决定着中国政治的发展方向、节奏、阶段和具体的内容,是中国发展型政治秩序稳定的真正奥秘之所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发展理论逻辑性的证明,首先要澄清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的政治是理想化的,主要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政治从人为建构的思想理论出发,即从无产阶级专政下不断革命的理论出发,在现实中用一种浪漫主义的政治态度推行理论化思想化的政治设想,结果导致了严重的政治倒退和社会灾难。在毛泽东去世后,这种浪漫化的政治实践受到质疑直至被官方正式否定,似乎理论的政治最有可能导向不切实际的政治道路。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人们对此心有余悸。因此,人们对政治理论指导政治实践的热情受到限制,也可以说有意回避,转而走向政治理论和政治思想的虚无主义,如此结果是轻视政治发展的理论指导性。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政治家在政治问题上似乎采取了一种有意回避的态度,以便减少人们在政治上的无休无止的争论而将国家注意力集中于发展经济,提高社会物质生产水平。“不争论”成为改革开放初期政治的主基调,有效排除了来自各方面可能的对经济发展为核心战略的干扰。[1]但是以现代化为目标的改革开放不能缺少政治的领导,现代化的政治必然需要相应的现代政治理论的指导和规范。

  从政治发展需求看,“文化大革命”作为一种特殊的政治思想,在十年实践中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不能带来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自由幸福,实践的结果是国将不国,民不聊生。改革开放本身需要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政治思想作为指导,这是一项紧迫而急需的理论任务。一方面,如果没有新的不同于“文化大革命”政治思想的理论提出,全面否定之后出现的政治思想真空就会出现,传统旧政治思想势必死灰复燃,将中国拉回老路上去。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新的政治理论的提出,国家政治就会摇摆不定,众说纷纭,就不能应对社会上新出现和从国外传入的政治思潮的调整,各种政治思潮将对既存的政治体系造成破坏性的冲击,现有社会政治秩序将难以维继。另外,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长历史阶段过程,需要稳定的政治环境作为基础,也就必然需要连续性的政治理论作为指导,以保证为改革开放提供稳定的政治基础。

  从政治发展主体看,过去四十年中国政治的发展,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共产党为改革开放制定了正确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为改革开放指明方向。[2]在历史上看,中国共产党本身就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之下建立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历程就是在理论指导下实践奋斗中取得的。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都高度重视理论建设和理论创新,具有高度的理论自觉,这与中国历史上其他政党是完全不同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的执政党,将理论自觉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自觉地通过创立新的政治理论,不断地对已有政治理论根据情势变化做出改革和修正,使得自身坚持的政治指导思想符合国家政治发展的需要,并得到广泛的社会支持。中国共产党与实践相结合的政治理论创新,贯穿改革开放的全过程,并不断推陈出新,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支持。

  从政治发展过程看,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性,主要是指改革开放以来政治的发展是在一定的思想理论体系指导取得的,并不是单纯的无方向的自然发展过程,中国政治在过去四十年的每一点进步,背后都有理论的指导和推动。如此认为,并不是否定经济社会发展对政治的促进和推动作用,而是强调不应该磨灭政治理论对中国政治发展的贡献。从人口、民族、领土以及地缘政治等方面而言,中国政治的难度和复杂性是一般小国不能比拟的。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大国,要实行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其难度是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所没有过的。苏联和其他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都归于失败,中国改革在全球复杂环境中探索前行。[3]中国四十年的发展历程和取得的成就,证明了中国政治的成功,从而也证明了中国政治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发展。这种发展是有序的,是按照一定的政治理性设计,在有序可控的条件之下进行的,具有自己明显的步骤、阶段划分,在不同的时期阶段有不同的政治改革措施,既从容应对出现的政治挑战,也自主进行政治突破。

  从政治发展结果看,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政治在意识形态、制度建设、法治建设、民主建设以及政治文化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种政治进步并非自然自发的结果,而是中国政治主体经过艰难的不断的努力所得来的,期间经过了各种思想的交锋,突破利益集团的阻挠,也经过中国公民的政治抗争,最后形成在全国范围内可复制的推广经验,并通过立法或者其他国家政治渠道上升为国家政治思想、制度的一部分。[4]也就是说,中国政治的发展是实践到理论,再由理论指导实践,如此实践与理论相互促进的发展模式。在过去的四十年中,中国普通公民的政治素质和整个政治文化也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初步形成了理性成熟的政治文化。正由于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性,外界对中国政治的观察和预测也就有了较为可靠的依据,让中国政治变得可预期。

作者简介

姓名:倪国良 张伟军 工作单位: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