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
“什么是社会主义”:值得反复探索与思考的理论主题
2018年05月17日 09:42 来源:《理论与改革》 作者:韦定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韦定广(1954-),男(汉),江苏盐城人,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摘  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之际,“什么是社会主义”仍然是一个值得探索与深入思考的理论主题。马克思恩格斯将大工业和世界历史的形成当作社会主义的物质前提,从而强调“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列宁继承了这一思想,提出“社会主义的灵魂=自由”。然而在社会主义实践进程中,却一度产生不恰当的“制度崇拜”,尤其是将任何形式的公有制以及人们道德层面的大公无私,当作实现社会主义的最本质要求与前提条件。实行改革开放进而将“自由”明确列为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之后,社会主义在中国必将产生质的飞跃和迎来蓬勃发展的新时期。

  【关键词】 社会主义;马克思;公有制;自由

  回顾改革开放40年历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与拓展始终与理论上的两个“搞清楚”紧密联系:“什么是社会主义”、“在经济文化落后国家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其中,“什么是社会主义”尤为关键和重要,因为直接事关建设的方向与目标。党的十九大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不但意味着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面临新的任务、新的矛盾与问题,而且也预示着中国正阔步走向社会主义大目标。在此背景下,重新阅读与思考“老祖宗”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问题的基本观点和一些具体提法,进而梳理我们在这方面所犯的错误或至今干扰人们视线的一些模糊认识,对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建设和实践发展或许都不无裨益。

  一、马克思恩格斯是如何提出问题的

  既然我们至今仍然只承认马克思恩格斯的社会主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的社会主义,那么无论如何,对问题的追踪与探索应该从他们那里开始。

  有一点无庸讳言,即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源头蕴藏于西方文化,而在源远流长、波澜壮阔的西方文化宝库中,“自由人”理念根深蒂固。特别是到了近代,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一批又一批的思想家、政治家更是将人道主义以及“人”权的观念推陈出新,达到历史的新高度。对于这些,马克思恩格斯无疑是认可并加以高度肯定的。因此可以说,“人”是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出发点,而如何实现人的解放与人类解放则是他们毕生追求的目标。然而,与之前或同时代许多思想家不同的是,马克思恩格斯思想中的“人”不再是抽象的人,而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特别是当他们将目光逐渐聚焦于工人阶级这个当时社会受压迫最深的群体之后,产生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发现:按照高举人权旗帜的资产阶级政治家、思想家主张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社会,最多只是实现了政治的解放(即把国家与社会从封建王权统治下解放出来),并没有真正实现人的解放;非但如此,还因为私有制条件下劳动、资本、土地的三分离,导致异化劳动现象。在资本主义的异化劳动中,“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工人在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却是否定自己;“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这种劳动的最终后果是人与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人与人相异化。马克思将自由自觉地从事创造性劳动概括为人的“类本质”,认为自由创造是人的天性,是人之为人最为根本的特性。既然资本主义的异化劳动使人不再成为人(“非人”),而私有制又是造成异化劳动的根本原因,于是以消灭私有财产为特征的共产主义就成为马克思恩格斯为实现人的解放与人类解放而确认的必要条件或必然途径。[1]

  但是,与人类历史上形形色色的共产主义相区别,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肯定并论述共产主义的必然性时,突出强调以下几点:

  第一,它所要否定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任何形式的私有财产,而是“发展到最后的、最高的阶段”的私有财产,并且这种否定不是简单的消灭,而是以努力保留其优秀成果为前提的“积极的扬弃”;

  第二,由于这种共产主义是“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非但不否定人的个性与需要,而且以人个性的张扬和需要的充分满足为特征;

  第三,作为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的统一,它最终将实现人与自然之间、人与人之间矛盾的“真正解决”(和谐)。[2]

  后来的人们指责《手稿》带有思辨与伦理的痕迹,即在很大程度上,主要从“应当怎样”来思考问题。这个批评是有一定道理的。也许马克思自己很快就意识到了缺陷所在,因此,次年在他与恩格斯合作撰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就努力从历史与现实出发寻求对问题的解答。这部著作除了将人完全转化为具体的人、现实的人,对空想共产主义的超越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认为只有大工业才能消灭私有制;二是强调每个人的解放以及人类解放,是以历史完全转变为“世界历史”相一致的。所谓“世界历史”,大体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全球化”,即指由大工业及世界市场推动所形成的各民族进入相互往来、交流与相互依赖的历史过程。马克思恩格斯将大工业和世界历史当作共产主义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而这两个方面又都是在资本主义时期形成的,所以《共产党宣言》将资产阶级时代或资本主义当作无产阶级解放以及全人类解放的前提条件。后来马克思在1853年的《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一文中,则进一步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历史时期负有为新世界创造物质基础的使命:一方面要造成以全人类相互依赖为基础的普遍交往,以及进行这种交往的工具,另一方面要发展人的生产力,把物质生产变成对自然力的科学统治。”[3]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大工业和世界历史互为前提、相因相生,不但形成物质财富的“充分涌流”,而且具有更加重要与巨大的社会进步意义:一是使人们彻底摆脱以往由封闭隔绝所造成的地域或民族的狭隘眼界;二是有助于真正消除古代社会遗留下来的封建迷信;三是为每个群体或个人的自由创造提供更为广阔的空间。

  正是以大工业和世界历史这两大物质性成果作为支撑,马克思恩格斯才有信心将未来后资本主义社会定义为“自由人联合体”,并且认为在这个联合体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后来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则进一步明确将未来社会定义为每个人能够获得自由而全面发展的社会形态。纵观马克思恩格斯一生,许多思想或观点前后发生过很大变化,然而,未来社会是要实现人的解放、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个思想始终没有变。所以恩格斯在逝世前,当有人要求用最简短的话表达人类未来社会主义新纪元不同于资产阶级时代的基本精神时,仍然觉得除了上述《共产党宣言》中的那段话,“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4]

  在这个思想确立之后,马克思恩格斯的全部研究工作,就是通过探求资本主义及现代世界的运动发展规律,得出人类为什么必然以及如何走向这样一个历史阶段。这方面最重要的思想成果,当然就是马克思的《资本论》。

作者简介

姓名:韦定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